如果拿破仑领导法国那么一战和二战的法国还会被德国吊打吗?

拿破仑35岁当上了法兰西皇帝、36岁征服了欧洲大陆。但是,这种逆天加开挂的神操作,真是因为拿破仑的军事能力吗?

不能否认拿破仑的能力,但我们需要关注这种能力所占的比重。形势比人强。如果形势变得太剧烈,那么就是时势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时势。

1789年,法国大革命干掉了国王,然后国内彻底陷入无政府状态。霍布斯的“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”未必就是人类的本性状态。但是,一旦陷入无政府状态,就会进入这种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。

有人认为法国大革命说不上是资产阶级革命,因为革命之后占据社会主导地位的还是贵族和地主。至于平等,则是一切向下看的平等。以前贵族有自由、平民无自由,而革命之后则是贵族和平民一起没了自由。这就是大革命的平等。关键是法国大革命太恐怖,光1793年到1794年,就用断头台砍掉了一万六千颗脑袋。后来,断头台的杀人效率太低,于是改成了枪决和绞刑,又了几十万人。

你当然可以认为拿破仑是来摘取革命果实的,但也可以认为他是来恢复秩序的。见风使舵的法国报纸,以毫无立场的方式报道了拿破仑入主巴黎的全过程:

但是,拿破仑的到来的确为法国恢复了秩序。起码大家不用担心自己明天会不会被送上断头台了。但是,法国大革命却是一场从主义到实践的革命,它彻底打破了传统时代的权力运行模式。以前是“朕即国家”的君主主权,而大革命之后则是人民主权。即便是拿破仑当了皇帝,他也要承认人民拥有权力。

接下来就是政治观念重新塑造法国社会和法国民众。所以,拿破仑皇帝治下的法国,不是拿破仑的法国,而是全体人民的法国。但人民是谁呢?普鲁士的商人来到法国,然后就说我是法国人民、法国也有我一份。这肯定不行。于是,法国的当务之急就是重新定义谁是人民。于是,法兰西民族和民族国家,也就瓜熟蒂落了。

再接下来就是拿破仑带着已经发生质变的法国对阵英国、俄国、神圣罗马帝国等传统帝国。战争对于传统帝国而言,就是一种肉食者谋之的游戏。传统帝国的军队主要是贵族和有钱人,而农民则只管交税、无权参与战争。这是欧洲,近代以前的欧洲更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。

法国连国内最底层的“无套裤汉”(形容没有衣服穿)都扛着枪上战场了。所以,明面上是是法国VS欧洲,实际上则是全体法国人VS全欧洲的贵族。所以,法国怎么打、怎么赢,其他欧洲的旧王朝们怎么打、怎么输。

因为拿破仑能够动员民众,而动员民众的手段就是普选权。这是其他朕即国家的传统王朝根本做不到的事情。一个简单类比:商鞅变法之后,秦国锐士为什么横扫山东六国?因为秦国赐民以爵了。赐民以爵和普选权,就是平民百姓在政治上的成人礼。完成这个成人礼,你就可以说国家也有你一份了。既然国家有你一份了,那上战场打仗就不再只是贵族的事情了,也是你这个平民的事情。

以前咱们都是贵族跟贵族打,但秦国赐民以爵了,这就是不讲武德。所以,山东的旧诸侯根本打不过秦国。法国也是同样的道理,以前咱们也是贵族跟贵族打,但拿破仑耍流氓了,把法国平民也拉到战场上来了。那欧洲的老贵族们,就只能被法国吊打了。

所以,在民族国家以及普选权的这个形势之下,拿破仑的个人军事能力还能发挥多大作用?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创造历史的英雄,就问一个问题:把他换成一个“平均人”,大势还允许不允许?拿破仑创制民法典,可以说没他不行;但是,打遍欧洲,就未必非他不可。法国在大革命之后实现了政治上的成熟。这个大势之下,法国吊打其他欧陆旧王朝,就是高维打低维。

普选全是个好东西,但你不能把普选权给玩残了。英国应该说是最早实现么民主政治,就是老百姓能选议员、能选政府了。但是,1832年,英国只有十分之一的成年男子拥有投票权。而全民普选,要到1918年才实现。法国就是另类了,后来的普鲁士也是另类,一上来就搞普选全大批发。法兰西,当真是不问出身、不问财产,只问你是不是法国人,是就能投票选总统。

1848年革命之后,法国人彻底放飞自我,普选全的限制的门槛只有两个,一个是性别、一个是年龄。只要年满21周岁的法国男性,都有投票权。然后呢?然后法国人给自己选了个皇帝,这个人就是拿破仑的侄子,拿破仑三世。一个挺好的法兰西共和国,硬是被法国人民选成了一个法兰西帝国。

连皇帝都是可以选的,那还有什么不可以选?于是,法国军队里连军官都要由士兵选举产生了。而结果就是法国军官在法国士兵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,只能一直猥琐发育。然后,你就说法国军队还怎么打仗吧?

1870年,民选皇帝拿破仑三世脑子进水了,对普鲁士宣战。这时候的法国,一直是欧陆一哥。普鲁士这种连国家都勉强算的小诸侯,只有跪地叫爸爸的资格。然而,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了:普鲁士只用六个礼拜就打得法国跪地叫爸爸。自此之后,法国就成了欧洲的二流国家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?

拿破仑打遍欧洲的时候,也把民族主义遍洒欧洲。1848年欧洲革命,从这个角度说,就是一场平民向国家要普选权的民族主义革命。普鲁士也在这个形势之下,完成了民族国家的转型。民族国家的标配是普选权。普鲁士的普选权虽然也搞批发,但没有法国那么过分。所以,维持了一种精英政治的局面,甚至还把皇权给加持了一波。发挥主要作用的,就是铁血宰相俾斯麦。

然后,就是法国军队与普鲁士军队的比拼了。一个连军官都要靠选举产生的法国军队,怎么可能打得过普鲁士这个军国主义国家?别的国家是军队属于国家,而普鲁士则是国家属于军队。所以,法国只能被吊打,而且被吊打得要多惨有多惨。

军队拥有国家的普鲁士,也是一种过犹不及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,俄国最先开始举国动员。你奥匈帝国敢动我的斯拉夫小兄弟塞尔维亚,我就弄死你,而且肯定要弄死你。俄国不是说说就行了,而是把军队开了过来。

这时候的普鲁士已经成了德意志第二帝国,第一帝国是神圣罗马帝国。德国早就发话了:你俄国敢弄我德意志小弟奥匈帝国,我就弄死你。但是,德国开始军队主导一切了,德国军队主张先打法国、再打俄国。

因为施里芬作战计划就是:先集中全力打法国,等打完法国后,再回头去打俄国。这时候,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就问总参谋部:我们就不能先打俄国吗?总参谋部的回答是:不行,因为我们只有一套作战方案。德皇不同意,但皇帝不同意也不行。因为军队给皇帝就制定了一个作战计划,你要么签字同意、咱们打法国;要么拒绝签字、咱们看着奥匈挨揍。于是,德皇一边签字一边说:先生们,你们会后悔的。

一战之所以搞成世界大战,一个原因是俄国不仅不要脸而且还先动手,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军队拥有国家的德意志,要多轴有多轴。自第一次普法战争后,法国就被打出了恐德症。虽然一直憋着劲要报仇、虽然一直跟俄国搂搂抱抱,但法国未必就敢在德国后面捅刀子。德国把军队开到东线,法国最多就在西线朝天开两枪,算是履行同盟义务。而德国大军一旦开到东线,沙皇俄国必须怂。别说一个奥匈加一个德国,就是一个德国,俄国也打不过。但谁能想到德国能搞出这么个神操作?

但过犹不及还不止于此。德国不仅是军队拥有国家,而且还是集团军拥有总参谋部。这就是超前版的“让听见炮声的人来决策”(说实话,这种看似逼格满满的金句,当个笑话听听就行了)

进攻法国之后,德国总参谋长小毛奇居然把指挥权交给了第一集团军司令。按照总参谋部的作战计划,德军进入法国之后就要死命搞迂回,从西南再向东北包抄法国首都巴黎。但是,前线德军却把军队散开了,搞成了扇面攻击,不是在巴黎西南而是巴黎东部的马恩河摆开了战场。

有时候,战争就不是一个比优的较量,而是一个比烂的较量。胜利者之所以胜利,不是因为胜利者比失败者优秀,而是胜利者没有失败者更烂。

第一次普法战争,普鲁士六个礼拜打趴下法国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呢?法国也就扛了一个多月。后来是英军和铁丝网、战壕、机关枪帮助了法军。主要的原因是技术上的形势变化。机关枪的出现,表明防御性武器超过了进攻性武器。如果没有机关枪,英军和法军加在一起,也不是德军的对手。

1916年,德国发动凡尔登战役,与英法两军鏖战了将近一年,光炮弹就打了2000多万发。然后,战壕位置只比一年前向前推进了300米。所以,这仗就没法打了。到了1917年,法国军队就已经不进攻了,法国的民主再一次发挥作用。士兵们威胁军官:要是防守,我们还能听命令、钻战壕;要是进攻,那就免谈,战壕都不钻了。西线战事,的确荒谬;但法国士兵动不动就威胁军官,是不是也够荒谬了。

所以,第一次世界大战,拿破仑领导法国,他能领导出个什么结果?根本就需要有拿破仑,有机关枪就够了。法军这幅德行,之所以没被德国揍死,一个原因是军队拥有国家的德意志连续恶搞神操作;一个原因就是机关枪,西线无战事,有的只是机关枪、战壕和铁丝网带来的荒谬。

再接下来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德国是怎么打法国的?一战怎么打,二战就怎么打。还是不管正面的马奇诺防线(一战的时候法国就在这里修碉堡),还是取道比利时从北面对着巴黎死命输送暴力。法国战役打了多久?1940年5月10日,德国进攻法国;1940年6月14日,德军进入巴黎;1940年6月22日,法国维希政府正式投降。

从进攻到投降,也就一个月的时间。这时候,法国别说有拿破仑,就是有成吉思汗也没用。大量的历史事实都已经证明:很少有改变历史的名将,很多都是历史成就的名将。法国军队就是干不过德国军队,即便是把英国、比利时、卢森堡、荷兰的军队加上,法国也得准备躺死。这个形势,是什么军事天才和名将也改变不了的。

一战有机关枪,机关枪是防御性武器,防御性武器完爆进攻性武器,所以德国进攻受阻。而二战则是坦克加飞机的时代,坦克和飞机是进攻性武器,这时候是进攻性武器完爆防御性武器,所以德国灭掉法国。

你这时候让拿破仑当法国总统,他能逆转坦克加飞机的时势吗?不能。所以,法国有没有拿破仑都不重要,最后都是被德国吊打。

法国大革命之后,拿破仑吊打欧洲,是因为民族主义。拿破仑带着法国人民吊打欧洲贵族。这是当时形势。

普法战争时代,普鲁士吊打法国,是因为法国把普选权玩出了神操作,不仅选皇帝而且选军官。这也是当时形势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,是防御性武器的机关枪完爆步兵的时代,有没有拿破仑不重要,有机关枪就行了。这还是当时形势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,是进攻性武器的坦克加飞机完爆战壕、机关枪和铁丝网的时代。所以,德国不仅一个月打赢法国战役,而且逼着法国投降。摩托化、机械化就是当时形势。

拿破仑的军事天才,在普法战争中能有什么作为、在一战和二战中能有什么作为?毫无作为。那么,曾经英明神武加开挂、改代码的拿破仑,能够让法国在工业化方面强过德国、进而打败德国吗?

因为法国和德国的工业革命的路径完全不同。英国搞工业革命,是从纺织业搞起来的,后来再搞铁路基建。法国的路径跟英国差不多,第一阶段搞纺织,第二阶段搞铁路。但是,普鲁士统一时间较晚,所以搞工业革命也比英国和法国晚。但这家伙却是从军火和化学工业搞起来的,一上来就是高科技。

所以,一战时候,德国工业欧洲第一;二战时候,德国工业还是欧洲第一。即便战后,德国还是没用多久,继续欧洲第一。因为德国的重化工业始终完爆各国。所以,法国面对德国就只能悲剧了。

另一个大势就是人口。因为法国和英国提前进入工业化和城市化,所以人口出生率已经跟德国没法比了。工业时代比农业时代更需要人口,人值钱了,所以现代国家才会又给普选权、又搞全民教育。法国人口比不过德国,法国也就只能等着被德国欺负。拿破仑即便能力再出众也改变不了这个路径依赖的形势,所以他也只能望德意志自愧不如,然后带着法国集体躺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Reply